协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甘肃商务网 www.gsdofcom.gov.cn 2018-03-09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推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落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各项成果。“一带一路”倡议作为促进全球和平合作与共同发展的中国方案,不仅填补了全球治理公共产品的缺口,而且推动了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然而,在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和方案的同时,国际舆论中的刺耳声音也开始增多。未来,“一带一路”建设应如何着力?


消除“理解赤字”


“一带一路”是我国对外开放的最新探索。在“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过程中,中国通过多项政策和实际行动表明了自身秉承的开放理念。从构想到实施,“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离不开“发展”二字。“‘一带一路’建设要想消除‘理解赤字’,更加开放包容,其外延就要更为丰富,使合作领域更宽、地域更广、程度更深。”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陈晓晨看来,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发展,需要各方深化理解,对“一带一路”的内涵、外延及其演进动力不断更新解释。


“一带一路”建设牵涉面广,涉及领域不断扩大。“一带一路”建设开放包容,不仅包括发展中国家,也包括发达国家;不仅是欧亚大陆、非洲、大洋洲、拉丁美洲,甚至加勒比地区也不会被拒之门外。即使有些国家对“一带一路”持疑虑、阻挠乃至反对态度,也可以通过企业等民间合作方式推动。


项目是“一带一路”建设最终的落实形式。陈晓晨表示,必须在项目上“精耕细作”,确保这些项目扎扎实实地完成,并取得良好的经济、政治与社会效益,还要更多地融入当地社会,让民众感受到“一带一路”带给他们的实惠。此外,要通过双边、多边机制“双管齐下”推动“一带一路”建设。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进入“深水区”,各方面矛盾容易暴露乃至激化。在此情况下,要做好攻坚克难的准备,深化各方对“一带一路”的理解与支持。陈晓晨建议做好以下工作:注重境内外联动,让百姓看到实惠;注重提供“公共品”,推动规则制定;注重应对阻力,寻求“最大公约数”;注重发挥市场主体的主动性和创造性。


发掘区域差异化优势


对于未来如何巩固现有“一带一路”合作基础并进一步拓展合作,尤其是国内各区域如何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卢伟撰文指出,各区域应立足差异化优势,协同互促参与,并建议重点打造国家内陆开放新主轴。


“以渝、桂、黔、陇四地政府和海关、检疫部门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和兰渝、成兰铁路开通为契机,推动西南和西北地区联合打造连通东南亚和中亚地区的内陆开放新主轴。”卢伟表示,新主轴向南由重庆、成都经贵州等省市通过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进而辐射南亚、中东等区域;向北与中欧(重庆)、中欧(成都)班列连接,利用兰渝铁路、成兰铁路及甘肃的主要物流节点,经新疆连通中亚、南亚、欧洲等地。其建设将改变西部内陆地区贸易通道过去长期被动保持“向东”的单一态势,推动西南地区和西北地区的要素交换和产业融合发展。


同时,顺应市场规律推动东中部地区加工贸易产业向开放新主轴沿线地区转移,并加快布局和建设一批自贸试验区、国际陆港、保税区、铁路和航空口岸等开发开放平台,带动欠发达地区发展。


作为我国通过输出产能、资本、科技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区域,东部地区应继续在“一带一路”建设、贸易、投资领域发挥引领作用,继续对标国际投资贸易新规则,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并在航线开辟、港口联盟、海洋经济合作等海上丝绸之路建设领域发挥更大作用。同时,要加强与中西部地区在开行中欧班列、通关一体化、“一带一路”融资平台建设、加工贸易产业转移、科技成果转化等领域的合作,支撑中西部地区更好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中部地区应以中欧班列为纽带,加强与西部地区的分工合作和优势互补,重点改善开放环境,培育开放平台,在积极承接东部地区外商投资产业转移的同时,着力吸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欧美日韩等国家投资,与新加坡、以色列等沿线国家和发达国家共建国别产业园,同时推动中部地区装备制造、食品加工等优势产业参与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和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促进中部地区优势农产品“走出去”。


东北地区应加快推动珲春—海参崴高铁、阿尔山—乔巴山铁路等一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重点提升加工贸易能力,培育适合海运和铁路集装箱运输的出口加工产业集群,发展外向型能源矿产业,推进辽宁蒙古霍特工业园、哈萨克斯坦远大建材产业园等一批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来源 国际商报 作者:汤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