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消费多处着力挖潜力再出实招

甘肃商务网 www.gsdofcom.gov.cn 2019-03-12

3月9日,商务部部长钟山在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时表示,去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38.1万亿元人民币,增长了9%,增速回落了1.2个百分点。但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量达到了3.2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998年全年的社零总额。更重要的是,我国消费结构在不断优化,消费质量逐步提高,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进一步增大。“所以说,去年社零增速是符合我国当前发展阶段的,也是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的。”钟山说。


据钟山透露,为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今年商务部在促进消费方面要抓好三件事情:第一,提升城市消费,促进消费升级;第二,扩大乡村消费,推动“农产品进城、工业品下乡”;第三,发展服务消费,优化服务供给。


增速回落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研究员邹蕴涵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持续下滑既是增长基数较大的一种客观结果,也是其内部产生结构性分化的结果,更与短期内居民购房等行为具有密切关系。


邹蕴涵进一步分析称,一方面,社会集团消费下降较快成为拉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主要因素。去年社会集团消费(如机关、社会团体、部队、学校、企事业单位等在餐饮、零售等方面的消费)增长9.1%,增幅比2017年回落3.6个百分点,显示出一定的下行趋势。但居民消费部分增速达到8.8%,增幅比2017年提高1个百分点,之前持续下滑的态势得到控制,甚至出现向好势头。另一方面,前期购房支出大增对居民日常消费产生挤出效应,导致社零增速回落。2016~2017年房地产市场火爆带来居民大量增加负债购买住房,短期内明显抑制了消费潜力,成为影响去年居民消费能力的重要因素。


同时,租房价格过快上涨侵蚀了居民消费能力。去年以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武汉、重庆、南京、杭州和成都等主要城市的住房租赁价格指数出现快速上涨。


此外,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并未包含服务消费,其增速下滑态势不能完全反映总消费增势。据统计,当前,我国服务消费比重已经占总消费的50%左右,该比重在去年三季度时更是达到52.6%,比上年同期又提高了0.2个百分点,并且这一比重以每年1个百分点的速度在提高。


优化服务供给释放消费潜力


在邹蕴涵看来,当前,我国消费领域的核心短板是消费市场供需不匹配、有效供给不足。“这是我国产业结构向中高端迈进过程中的问题,市场上普遍缺乏创新型的、附加值高的、能激发消费潜力的新供给,导致中等收入群体等主力消费阶层转向国外消费,呈现出消费外流与国内消费增速回落并存的状况。”


具体来看,在农村消费中,其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给扩大消费增加了障碍,如道路、交通、网络、电力等建设水平不能适应消费需求,农村消费“最后一公里”问题严重。在城镇消费中,新兴消费规则制度没能跟上需求发展,影响消费意愿,最为典型的是服务消费。城镇居民的服务消费已经进入快速增长期,但家政、育儿等行业规则标准欠缺、事后监管跟不上等问题,影响到居民在消费时的满足感。


此外,我国消费市场不统一、全国范围内大市场尚未建成、地方保护主义仍然存在、消费软环境还有待提升、消费者保护力度有待加大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着消费保持较快增长。


对此,邹蕴涵建议,可通过以下几方面的改善措施来进一步促进消费:一是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我国产业结构稳步迈向中高端,并加快消费产品供给质量提升,通过一定的行业政策鼓励企业加快创新;二是下大力气推动农村地区基础设施改造升级,打通消费“最后一公里”,在前期“百千工程”基础上,因地制宜加快弥补不同区域农村消费短板;三是推动服务行业通过行业协会提升质量,加快推出行业统一服务标准,便于产业标准化、可持续化标准,集中整顿一批当前引发较大影响的服务领域问题,如预付卡消费“跑路”问题;四是通过打造一批步行街、代表性商圈乃至国际消费中心,加快推动国内消费软环境改造升级,让群众愿意消费、乐于消费。(来源 国际商报 魏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