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升级如何跃迁

甘肃商务网 www.gsdofcom.gov.cn 2018-05-08

在中国经济已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当下,消费升级的重点领域是否也实现了跃迁?扩消费的方式有无与时俱进、推陈出新?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会对消费升级起到怎样的促进作用?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中国消费在质量、结构等方面尚存哪些差距?为对标发达经济体、弥补消费短板与差距,中国需要破解哪些痛点?本报特邀业内权威专家,指明经济高质量发展背景下的消费升级跃迁路。


专家圆桌

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服务业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陈丽芬

商务部研究院流通与消费研究所副主任、副研究员关利欣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首席分析师郭召芬

(排名不分先后)


Q1


在中国经济已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当下,消费升级的重点领域是否发生了改变?扩消费的方式是否发生变化?


关利欣:2000年~2017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由3.9万亿元增长至36.6万亿元;2000年~2016年,最终消费支出由6.37万亿元增长至40.02万亿元。在消费市场迅速扩张的同时,消费内容、消费层次、消费理念、消费方式、消费行为等出现新变化和新特点:在消费内容上,商品消费和服务消费地位正在改变,文化、旅游、健康等服务消费成为新的增长点。基于2000年与2015年数据对比,城乡居民在商品消费的代表“食品”方面的支出由41.5%下降到35.6%,在服务消费的代表“交通通信”方面的支出由7.3%上升到13.3%。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服务消费占消费比重已超过50%。在消费层次上,居民收入的不断增加使得中高端消费愈发强劲。消费者对智能化、高品质商品需求旺盛,可穿戴设备、智能家电等逐渐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在消费理念上,绿色、共享、循环消费深入人心。消费者在选择绿色产品、采用共享消费模式的同时,更加注重对环境的影响。在消费方式上,网络消费和信用消费迅速普及,尤其是移动网络消费迅速增长。2011年~2015年,中国网络购物用户由2.03亿人增长至4.6亿人;网络零售市场交易规模由8019亿元增长至38285亿元;网购规模占社零总额的比重由2011年的4.4%上升至2015年的12.7%。在消费行为上,消费者更趋理性,善于通过综合比较不同国家、不同渠道商品的性价比进行选择性消费,对市场环境提出更高要求。


基于消费领域出现的新变化和新特点,扩消费的方式也在相应发生改变,从数量上的扩大转变为质量上的提升,从而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陈丽芬:消费升级主要体现在四大方面:一是消费规模升级,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1992年的1.1万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36.6万亿元,增长了32倍,连续14年保持两位数增长。二是消费结构升级,从以商品消费为主转向商品消费和服务消费并重,二者比例约为2:1。三是消费方式升级,正呈现多元化发展之势,网络消费快速增长,移动消费发展得如火如荼,跨境消费方兴未艾,消费金融发展迅速。四是消费品质升级,品牌消费需求强劲,个性、健康、舒适、智能和绿色等消费特性凸显。


我认为新形势下扩消费应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一是要注重发展农村消费和社区消费,补短板,惠民生,满足消费基础需求,抓大众化和便利化等重点。二是坚持存量优化和增量优质,推进建设国际消费城市,打造高品位步行街,保护和促进中华老字号发展,促进产品品质、传统产业和服务消费升级。三是加快技术创新与精准供给,紧抓消费理念向发展型和享受型转变、消费方式向个性化和定制化转变的重要机遇,挖掘消费新潜力,培育消费新动力。四是兼顾政府有为与市场有效,优化消费环境。


郭召芬:在中国经济已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当下,人们对物质文化生活的要求也在由“量变”向“质变”转变,无论是消费层次、消费内容,还是消费方式、消费理念都在发生明显改变,服务消费、品质消费、绿色消费、体验式消费等正成为本轮消费升级的重点。这些新的消费增长点既需要政府引导,又需要市场培育,是一个长期的、内生的过程。近年来政府针对这一特点从激发消费能力、优化消费环境等方面构建了长效机制。


Q2


贯彻落实“消费升级行动计划”工作会议指出,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中国消费在质量、结构等方面存在一定差距,还拥有较为广阔的发展空间。您认为上述差距具体都包括什么?为弥补差距,相关各方还需要破解哪些难题?


关利欣:从消费结构看,与发达经济体收入水平相比,中国人均消费水平仍偏低,非耐用消费品占比明显高于发达经济体,服务消费占比偏低。从消费质量看,国内有效供给难以满足多元化消费需求,消费环境欠佳阻碍消费市场进一步发展。


第一,企业创新不足、产业体系不完善等导致市场供需脱节,制约消费升级。在企业层面,消费者对信息消费等新兴消费以及中高端领域需求日趋旺盛,但企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创新不足,供需脱节问题严重。在产业层面,中国的产业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多样化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生活性服务业缺乏引导和规范,存在服务范围较窄、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服务人员专业化程度低、高端服务产品供给有限等问题,难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


第二,中国的消费环境仍存在消费设施发展不均衡、市场主体诚信缺失等问题,降低了消费的便利化水平,增加了消费风险,制约着消费市场发展。从消费设施来看,农村地区消费设施基础薄弱问题突出,农村人均固定商业面积较小,商业设施建设滞后。同时,餐饮环境卫生条件有待提高,生活性服务业设施严重落后。从消费安全和信用体系来看,假冒伪劣商品仍需加力整治,市场信用体系亟待建立健全。服务消费市场秩序混乱,无证无照经营或超范围经营现象较为突出。网络购物尚待规范。去年全国共受理网络购物类投诉68.57万件,同比增长184.4%,互联网金融投诉明显增加。随着跨境网购、互联网金融、微商等迅速发展,行业监管不严等滋生众多消费欺诈问题,需进一步完善法律体系,保障消费者权益。


我建议从以下三方面着力补齐消费短板,促进消费升级:


一是完善新兴服务产业配套体系。首先,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提供服务,从而有效满足多样化的服务需求。其次,加快人才培养,提高服务质量,促进服务业健康持续发展。最后,通过开展共享消费等新型消费模式试点完善政策环境。


二是提升流通和服务设施便利化水平。首先,加大公益性流通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提高流通骨干网络流通效率。其次,鼓励中小商贸流通企业发展,优化经营业态和布局,提升消费便利化程度。再次,推进居民服务设施建设。在城市和农村建设社区生活综合服务中心,集中提供多样化的居民生活服务。最后,加强农村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农产品流通和农村电子商务应用,提高农村信息消费水平。


三是加快产品标准与规则国际化进程。首先,加快国内外市场产品和服务的标准对接。其次,建立符合国际市场的规则。针对与“互联网+”融合的新兴业态,促进各国在电子商务领域的法律、标准、贸易规则等互认。


郭召芬:目前,中国商品消费规模虽与美国大体相当,但商品质量、商品供给结构与消费需求出现错位。例如,以中高端商品、品牌商品等为代表的品质类需求旺盛,国内市场有效供给却不足,五六线城市中高端品牌供给较少。再如,中国的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仍然偏低。2017年,中国服务业增加值为427032亿元,占比为51.6%;发达经济体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则高达70%~80%。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旅游、教育、医疗等服务消费需求增加。针对供给不足,中国应从行业准入、规范发展、改善环境、政策引导等方面着手,鼓励企业主动适应市场变化,增加有效供给。此外,中国居民消费能力与发达经济体相比尚存较大差距,根据2017年数据测算,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足美国的1/3,人均消费支出仅为美国的1/5。因此,完善收入分配体制、社会保障体系等对消费升级也很重要。


陈丽芬: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中国服务消费比重偏低,中高端消费供给不足,服务消费还有很大发展空间,今后要主抓乡村消费、社区消费和街区消费三大领域,以促进服务消费增长。提高中高端供给的着力点是搭建中高端消费平台、扩大中高端商品种类、培育知名品牌等。


Q3


4月18日,商务部等8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的通知》。《通知》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这会对消费升级起到怎样的促进作用?


关利欣:开展供应链创新与试点工作有利于企业建立消费驱动型供应链模式,转变发展观念。首先,生产企业要牢牢把握以“消费者为中心”这一原则,在准确把握市场需求的基础上,结合自身条件进行研发设计、生产加工和营销推广,提升产品供给与消费需求的匹配程度。其次,流通企业充分发挥连接生产与消费的桥梁作用,通过企业信息系统建设和供应链改造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和物流配送效率的提升,掌握消费者的需求动向并及时反馈给生产企业。最后,生产和流通企业应从“单兵作战”转向“供应链协同”。通过协同供应链上的供应商、制造商、渠道商等各主体,向产品价值“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在接受订单、研发设计、产品代工生产、货物物流配送、货款收发及贸易融资等环节整合创新,实现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一体化运作,形成新的商业模式,最终实现供给由投资驱动模式向消费引领模式转变。


陈丽芬:随着互联网等技术发展,中国的消费方式发生深刻变化,对商业模式产生深远影响。开展供应链创新与试点工作有利于打破供应链横向碎片化局面,促进供应商资源共享,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同时有利于促进供应链纵向上下游之间的协同运作,形成紧密长期合作的伙伴关系,实现柔性生产、以销定产,生产出更加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建设新型供应链最终将惠及消费者,消费者能够得到更加物美价廉的产品和更多优质的服务。实际上,这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


郭召芬: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工作将推动中国供应链模式创新,适应互联网大背景下的新消费内容、新消费方式、新消费理念和新消费行为。(来源 国际商报 作者:刘明 栾国鍌)